新爱下电子书

14. 对峙

忽春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新爱下电子书xinaixia.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段戎走入营帐时,透过屏风,恰见严老口中“不像他的兵”的小少年正在穿衣裳。

听见脚步声,那少年动作顿了顿,有些慌乱地加快了速度。

“谁?”

段戎沉声答道:“军医所在营帐,若是打起仗来,时时有人进出,没有空将营帐留给你一个人用的道理。今日之事,下不为例。”

他一面说,一面仍朝屏风后走去。

走过屏风,少年恰已将外衣穿好。正一手整理头发,一手抓着发带,准备束发。

眼神警惕得很,盯着走近的段戎。

严老的评判其实略有偏颇。段戎习武近二十载,征战数年,脚步声极轻。但他走入营帐时,少年立时便能察觉到。

单论此等敏锐,较段家军中许多老将都不输。

只是。

段戎静静打量了这少年一番,不由皱起眉来。

确实。身形太过瘦削,秀眉、杏眼、红唇,长相亦过于阴柔。披发时扮作女子,恐怕无人能辨出真假。

而且……

段戎扫过少年红透的耳垂、面颊与脖颈,眉头皱得更深了。

但少年的神情十分镇定——虽说一看“他”蔓延全脸的红晕,就知道是在强装镇定——段戎忍下了将要出口的训斥。

而叶兰芝——将将上完药之后,营帐中突然闯进来一个一身杀气的男子,语气冷肃地就是一通警告,面无表情,腰间还别着把刀——她被吓了一跳。

迅速将头发束起,她强自镇定地开口:“你是哪位?”

段戎颔首道:“段戎。”

他说完,便留下给叶兰芝反应的话口。

然而叶兰芝面上一片迷茫:“段戎……是?”

段戎冷肃的神情一怔,片刻,方答道:“段家军主将,就是我。”

他语气有些疑惑:“凡在奉天,人人都知道我。你没听过我的名字,不知道段家军?”

叶兰芝抿了抿唇,观察着段戎的神情,看出他竟然是真的疑惑这件事,而非自吹自大。

她有些尴尬地答道:“我确实没听过你的名字,我是长宁郡安平村人,征兵之前一直住在山上。这是第一次下山。”

而且就是在安平村,也不是人人都听过“段戎”这个名字。但这句话她没有说。

她只说:“我知道段家军,史书有载,段家军是本朝第一精锐,以军规严明著称……主将,似乎不叫段戎……”

段戎闻言,点了点头,道:“这是自然,我战死后才会被载进史书里。”

叶兰芝闭上嘴,没有接这句话。

段戎似乎毫不在意,只继续道:“难怪,你看起来胆子很小,敢带着所征的兵士出逃,应当也是不知道,按律,在前线,逃兵唯有一死。”

其实并非如此,在安平村的日子里,赵叔书房里的书她大都翻过一遍。奉天律法,自然也是了解的。

但不知段戎的来意,叶兰芝仍不敢轻易开口。

段戎见她一直不说话,思索了片刻,道:“你不必害怕,我今天不是想追究你带人逃跑的事。”

叶兰芝眼中微有些疑惑。

段戎想了想:“你跟我来。”

他领着叶兰芝走出营帐,外头已经天色全暗,只剩营火的光亮。

叶兰芝直跟着段戎走过大半营地,最后登上瞭望台。

放眼望去,是大片的黑暗。

只有两片光亮——一处,是她所在的段家军营地。另一处,则在几里地外的对面。

是敌营。

而那一方的灯火,明显较此处,要多得多。

“十万。”段戎道。

叶兰芝神色不怎么好看,迟疑片刻,她开口道:“我记得,本朝初建时,段家军鼎盛时期,只有五万。”

段戎点头:“此后几次平叛,折了两万。”

叶兰芝默了默,斟酌道:“这一仗……很难打。”

她想起什么,忙问道:“战事至今,应当已经一月有余,为何……”

“为何我们还没有败?”段戎替她补足了后半句,他神情平静,仿佛眼前危局不值一提。

他道:“我们不会败。能赢。”

盛夏日头才落,酷暑天的余温还在。高处夜风肆意吹过,也吹不散那热度。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新书推荐

月坠双河抛弃娇夫外室后山海乐园岛温润美人穿书后女总裁和小娇妻日月升落十分之一,游戏开始了仙道第一被我斩情证道后青玉案你、你们管这叫狗?!盛夏的秘密活在真假千金年代文里笼中鸟干掉醋包皇帝登基上位每晚都被小可怜雄夫偷偷标记灵说之棋落,谁主乾坤原来我是鲛人上司女装勾引我[无限]昭昭未央(重生)蛊系万人嫌陷入修罗场成为不死之后魔神诱拐阎王案炮灰美人他总在外貌焦虑灼灼青梅[校园]学神只想搞科技[九零]假千金摆烂后被团宠了和灵异片boss谈恋爱炽野温柔残疾美人和他捡来的野犬杜小姐她“善解人意”喜欢地下偶像怎么了?又疯又爱演[无限]我和死对头的绯闻传遍帝国[星际]献给师尊的定制版火葬场圣女的屠龙悖论[西幻]丧尸“偏爱”的信息素爱上龙傲天师弟王爷也要996[快穿]【综英美】如何拯救那个绷带精cos杰森后我和cos狂笑的好友穿了觉醒成濒危物种后